首页 > 正文
广州市荔湾区人民医院整形科

4000个毛囊植发的价格,广州市荔湾区人民医院植发好吗,毛发种植医院哪个好,惠州种发哪个医院好,湛江市种植眉毛中心,广州那间医院植发好,广州哪里可以种头发,珠海市眉毛种植医院,头发掉了可以植发吗,哪家医院植发效果好

  原标题:20年前骗走好友400万 抛下妻子带上女友潜逃多年 现在已是身家上亿老总

  据都市快报11月9日消息,今年2月13日深夜,一架客机在上海浦东机场平稳落地,不过,空乘人员迟迟没有通知乘客下机。

  就在乘客疑虑的时候,几个警察上了飞机,走到了一个中年男人的面前:“我们是杭州下城经侦大队民警,你涉嫌经济犯罪,需要配合我们调查!”

  男人姓陈,头发灰白,他抬头看了一眼民警,面无表情,低头自言自语了一句:“快二十年了,该还的债还是要还清的……”

  老陈身边还坐着一个女子,民警给两人分别戴上手铐,带下飞机。

都市快报 图

  20年前公司经营不善连年亏损,他耍手段坑走好友400万元

  老陈1968年生,杭州人。和他一起坐飞机回上海的女子姓傅,是他的女友。

  老陈口中的“旧债”,要从1996年说起。

  20年前,老陈还不叫“老陈”,他姓方。当时在杭州经营一家建筑装饰公司,由于经营不善,公司连年亏损,欠下数百万元债务。

  方为了筹钱,忙得焦头烂额,情急之中,他想到了自己的好友老王。老王也是开公司的,曾有业务上的合作,他知道老王的公司正好有一笔400万元的业务款。

  “如果能把这笔资金拿来周转一下就好了。”方筹谋了好几天,想出一个计划。

  他劝说老王把公司的这400万元拿出来做理财,并称自己有一家相熟的信托投资公司,存在那里,利息比市面上要高不少。

  老王跟方有四五年的交情,对他很是信任。当年9月,老王将400万元分两次存入方推荐的信托公司。

  10月4日,方找人伪造了老王公司的公章和法定代表人私章,以自己公司的名义和信托公司签订了借款合同,把老王的400万元全都“套”了出来。

  这笔钱中的大部分都被方用来归还欠款了,之后,他担心事情败露,带着剩下的十几万元,抛下妻子,和女友小傅一起逃离了杭州。

  方失联后,老王发觉自己被骗,报了警。

  

  从杭州出逃后,方和小傅辗转广东、四川等地,七八年间一直靠打零工谋生。怕暴露身份,他们只敢租住在一些条件简陋的农居房里,平时很少外出,也极少和周围的人交流。

  “这样的日子实在太苦太难熬了,我一个人吃苦就算了,可小傅跟着我跑出来,我不能让她过这种生活。”方下定决心要“东山再起”。

  他先跑到海南,用虚假的身份信息办了一张名为“陈××”的身份证,成功“改头换面”后,他又把女友小傅也接了过来,以同样的手段,帮她化身成为“王××”。

  两人用新身份在海南落了户,一年后又把户口迁到了湖南。

  颠沛流离的生活让小傅一度失去信心,她曾几次劝说方回杭州,但都被方一口否决了:“回去就是坐牢,你要相信我,往前看,只要不进去,我一定能再搞出一番事业!”

  2004年,为了创业,方带着小傅来到上海。

  方是大学本科毕业的,有过经商的经历,又肯吃苦,慢慢地,生意越做越大。到了2016年,两人已经在上海购置了两套房产,价值三四千万;公司涉足股票基金、物业投资、实体卡通产品销售等多个行业,形势也是蒸蒸日上。

  粗略估计,方身家已然上亿。

  眼看日子越过越好,方心里暗自欣喜,他说,这么多年过去,他以为没有人会记得20年前的案子了。

  下城警方从未放弃侦查,千里追踪揭开真相

  其实,自从1996年接事主老王报案后,下城警方从未停止对此案的侦查追捕工作。虽然民警已经换了几批,但从没有停止过寻找方某。2017年初,警方终于发现了新的线索。

  经过秘密侦查、追踪,警方制订了抓捕方案,就在方带着女友回上海的时候,将两人一举抓获。

  “这么多年了,你们还是找到我了。”审讯室里,方很淡然,他没有任何反抗,承认并交代了自己当年骗取老王400万元的犯罪事实,“欠的总要还的,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。”

  目前,下城警方已经将此案移送至法院审理。

  方的女友小傅因使用虚假身份证件,也将面临法律的惩罚。

  来源:都市快报

责任编辑:时鑫

  原标题:20年前骗走好友400万 抛下妻子带上女友潜逃多年 现在已是身家上亿老总

  据都市快报11月9日消息,今年2月13日深夜,一架客机在上海浦东机场平稳落地,不过,空乘人员迟迟没有通知乘客下机。

  就在乘客疑虑的时候,几个警察上了飞机,走到了一个中年男人的面前:“我们是杭州下城经侦大队民警,你涉嫌经济犯罪,需要配合我们调查!”

  男人姓陈,头发灰白,他抬头看了一眼民警,面无表情,低头自言自语了一句:“快二十年了,该还的债还是要还清的……”

  老陈身边还坐着一个女子,民警给两人分别戴上手铐,带下飞机。

都市快报 图

  20年前公司经营不善连年亏损,他耍手段坑走好友400万元

  老陈1968年生,杭州人。和他一起坐飞机回上海的女子姓傅,是他的女友。

  老陈口中的“旧债”,要从1996年说起。

  20年前,老陈还不叫“老陈”,他姓方。当时在杭州经营一家建筑装饰公司,由于经营不善,公司连年亏损,欠下数百万元债务。

  方为了筹钱,忙得焦头烂额,情急之中,他想到了自己的好友老王。老王也是开公司的,曾有业务上的合作,他知道老王的公司正好有一笔400万元的业务款。

  “如果能把这笔资金拿来周转一下就好了。”方筹谋了好几天,想出一个计划。

  他劝说老王把公司的这400万元拿出来做理财,并称自己有一家相熟的信托投资公司,存在那里,利息比市面上要高不少。

  老王跟方有四五年的交情,对他很是信任。当年9月,老王将400万元分两次存入方推荐的信托公司。

  10月4日,方找人伪造了老王公司的公章和法定代表人私章,以自己公司的名义和信托公司签订了借款合同,把老王的400万元全都“套”了出来。

  这笔钱中的大部分都被方用来归还欠款了,之后,他担心事情败露,带着剩下的十几万元,抛下妻子,和女友小傅一起逃离了杭州。

  方失联后,老王发觉自己被骗,报了警。

  

  从杭州出逃后,方和小傅辗转广东、四川等地,七八年间一直靠打零工谋生。怕暴露身份,他们只敢租住在一些条件简陋的农居房里,平时很少外出,也极少和周围的人交流。

  “这样的日子实在太苦太难熬了,我一个人吃苦就算了,可小傅跟着我跑出来,我不能让她过这种生活。”方下定决心要“东山再起”。

  他先跑到海南,用虚假的身份信息办了一张名为“陈××”的身份证,成功“改头换面”后,他又把女友小傅也接了过来,以同样的手段,帮她化身成为“王××”。

  两人用新身份在海南落了户,一年后又把户口迁到了湖南。

  颠沛流离的生活让小傅一度失去信心,她曾几次劝说方回杭州,但都被方一口否决了:“回去就是坐牢,你要相信我,往前看,只要不进去,我一定能再搞出一番事业!”

  2004年,为了创业,方带着小傅来到上海。

  方是大学本科毕业的,有过经商的经历,又肯吃苦,慢慢地,生意越做越大。到了2016年,两人已经在上海购置了两套房产,价值三四千万;公司涉足股票基金、物业投资、实体卡通产品销售等多个行业,形势也是蒸蒸日上。

  粗略估计,方身家已然上亿。

  眼看日子越过越好,方心里暗自欣喜,他说,这么多年过去,他以为没有人会记得20年前的案子了。

  下城警方从未放弃侦查,千里追踪揭开真相

  其实,自从1996年接事主老王报案后,下城警方从未停止对此案的侦查追捕工作。虽然民警已经换了几批,但从没有停止过寻找方某。2017年初,警方终于发现了新的线索。

  经过秘密侦查、追踪,警方制订了抓捕方案,就在方带着女友回上海的时候,将两人一举抓获。

  “这么多年了,你们还是找到我了。”审讯室里,方很淡然,他没有任何反抗,承认并交代了自己当年骗取老王400万元的犯罪事实,“欠的总要还的,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。”

  目前,下城警方已经将此案移送至法院审理。

  方的女友小傅因使用虚假身份证件,也将面临法律的惩罚。

  来源:都市快报

责任编辑:时鑫

  原标题:20年前骗走好友400万 抛下妻子带上女友潜逃多年 现在已是身家上亿老总

  据都市快报11月9日消息,今年2月13日深夜,一架客机在上海浦东机场平稳落地,不过,空乘人员迟迟没有通知乘客下机。

  就在乘客疑虑的时候,几个警察上了飞机,走到了一个中年男人的面前:“我们是杭州下城经侦大队民警,你涉嫌经济犯罪,需要配合我们调查!”

  男人姓陈,头发灰白,他抬头看了一眼民警,面无表情,低头自言自语了一句:“快二十年了,该还的债还是要还清的……”

  老陈身边还坐着一个女子,民警给两人分别戴上手铐,带下飞机。

都市快报 图

  20年前公司经营不善连年亏损,他耍手段坑走好友400万元

  老陈1968年生,杭州人。和他一起坐飞机回上海的女子姓傅,是他的女友。

  老陈口中的“旧债”,要从1996年说起。

  20年前,老陈还不叫“老陈”,他姓方。当时在杭州经营一家建筑装饰公司,由于经营不善,公司连年亏损,欠下数百万元债务。

  方为了筹钱,忙得焦头烂额,情急之中,他想到了自己的好友老王。老王也是开公司的,曾有业务上的合作,他知道老王的公司正好有一笔400万元的业务款。

  “如果能把这笔资金拿来周转一下就好了。”方筹谋了好几天,想出一个计划。

  他劝说老王把公司的这400万元拿出来做理财,并称自己有一家相熟的信托投资公司,存在那里,利息比市面上要高不少。

  老王跟方有四五年的交情,对他很是信任。当年9月,老王将400万元分两次存入方推荐的信托公司。

  10月4日,方找人伪造了老王公司的公章和法定代表人私章,以自己公司的名义和信托公司签订了借款合同,把老王的400万元全都“套”了出来。

  这笔钱中的大部分都被方用来归还欠款了,之后,他担心事情败露,带着剩下的十几万元,抛下妻子,和女友小傅一起逃离了杭州。

  方失联后,老王发觉自己被骗,报了警。

  

  从杭州出逃后,方和小傅辗转广东、四川等地,七八年间一直靠打零工谋生。怕暴露身份,他们只敢租住在一些条件简陋的农居房里,平时很少外出,也极少和周围的人交流。

  “这样的日子实在太苦太难熬了,我一个人吃苦就算了,可小傅跟着我跑出来,我不能让她过这种生活。”方下定决心要“东山再起”。

  他先跑到海南,用虚假的身份信息办了一张名为“陈××”的身份证,成功“改头换面”后,他又把女友小傅也接了过来,以同样的手段,帮她化身成为“王××”。

  两人用新身份在海南落了户,一年后又把户口迁到了湖南。

  颠沛流离的生活让小傅一度失去信心,她曾几次劝说方回杭州,但都被方一口否决了:“回去就是坐牢,你要相信我,往前看,只要不进去,我一定能再搞出一番事业!”

  2004年,为了创业,方带着小傅来到上海。

  方是大学本科毕业的,有过经商的经历,又肯吃苦,慢慢地,生意越做越大。到了2016年,两人已经在上海购置了两套房产,价值三四千万;公司涉足股票基金、物业投资、实体卡通产品销售等多个行业,形势也是蒸蒸日上。

  粗略估计,方身家已然上亿。

  眼看日子越过越好,方心里暗自欣喜,他说,这么多年过去,他以为没有人会记得20年前的案子了。

  下城警方从未放弃侦查,千里追踪揭开真相

  其实,自从1996年接事主老王报案后,下城警方从未停止对此案的侦查追捕工作。虽然民警已经换了几批,但从没有停止过寻找方某。2017年初,警方终于发现了新的线索。

  经过秘密侦查、追踪,警方制订了抓捕方案,就在方带着女友回上海的时候,将两人一举抓获。

  “这么多年了,你们还是找到我了。”审讯室里,方很淡然,他没有任何反抗,承认并交代了自己当年骗取老王400万元的犯罪事实,“欠的总要还的,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。”

  目前,下城警方已经将此案移送至法院审理。

  方的女友小傅因使用虚假身份证件,也将面临法律的惩罚。

  来源:都市快报

责任编辑:时鑫

深圳哪家植发医院好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